快捷搜索:  as  test

西进,西进——访红军长征入粤首胜地新田 _未来

  新华社广州6月24日电题:西进,西进——访红军长征入粤首胜地新田

  新华社记者 刘斐、李松、梅常伟

  丘陵起伏,杂草丛生,两座高坡之间有成片农田静卧。日前,“记者再走长征路”采访团来到广东省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子,站在坡上,仿佛看到昔时红军冲破封锁、猛烈战争的排场。

  6月22日,在广东省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子,媒体记者在红军入粤第一仗旧址采访广东省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中)。新华社记者 李任滋 摄

  “在这里,红军在长征途中打了入粤的第一仗。”广东省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说。

  1934年10月26日,红一军团抵达南雄市乌迳镇。蒋介石急令广东军阀陈济棠派兵割断,在红军必经的乌迳、新田、锦陂等地设置障碍,妄图阻拦红军长征部队向西转移。

  为了迅速打扫长征路上的这些障碍,不让对头在这些地区站稳脚跟,红一军团给直属侦探连下了一道敕令:武断把乌迳、新田之敌祛除。

  李君祥说,若不祛除掉落这部分对头,后续经由过程的红军步队会赓续受到相近敌军的骚扰打击,对红军迅速经由过程粤北的既定目标造成要挟。

  接到敕令后,160多人的侦探连分三路向目的地紧急进发。这支部队军政本质高,八成以上是党团员,设置设备摆设也对照精良,全连分为机枪、冲锋枪、步枪、短枪四个排。

  彼时,对头尚在建筑工事,筹备迎击红军,却不虞红军有如天降,仓匆匆应战中,被红军几轮冲锋便打得仓皇而逃。

  “红军长征入粤的第一个胜仗,不仅提升了队伍的士气,也包管了红一军团和长征部队顺利经由过程乌迳,沿着梅岭山麓向西提高。”李君祥说。

  6月22日,在广东省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子,李梅德白叟在讲述红军的故事。新华社记者 李任滋 摄

  91岁的新田村子村子夷易近李梅德对昔时红军得胜的旧事仍影象犹新。在村子口的一棵伟大年夜古树下,李梅德对记者说,昔时战争打响时,自己才6岁,但记得红军进村子就住在祠堂里,不进庶夷易近家中,怕毁坏庶夷易近的器械,也不想过多打扰庶夷易近。

  “那时红军的生活是真苦啊。他们从江西带来的粮食都坏了,还继承吃,也不吃老庶夷易近家的粮。”李梅德说,红军还买来猪肉,给村子夷易近发了五大年夜箩筐。

  弧形房檐,青砖石刻,自西晋建村子至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的新田村子漫衍着数十座祠堂。有的夷易近居墙上仍有红军留下的标语,此中,“点火地契借约”字样清晰可见。

  “红军来了,就鼓吹‘打土豪、分境地’。”李梅德说,红军对老庶夷易近好,老庶夷易近也都感激红军,有人赞助红军抬担架、送伤员,更有不少年轻人还参加了红军。

  只管红军步队在此驻留光阴不长,没能对当地土豪劣绅进行彻底袭击,也没能有效开展地皮革命,但红军的纪律严正、爱护庶夷易近照样给当地民众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在粤北播撒下了革命的火种。

  6月22日,在广东省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子,李梅德白叟在为媒体记者讲述红军的故事。新华社记者 李任滋 摄

  “鱼儿离水活不成,咱脱离老庶夷易近就不能打胜仗,老庶夷易近爱护咱犹如爱儿郎,咱爱护老庶夷易近犹如爱爹娘。”说到动情处,李梅德唱起了仅记得的几句歌词。

  他说,红军步队要脱离村子子时,老庶夷易近不舍得,都到村子口的桥头去送,端上了茶水和土特产。红军战士也是含着泪说,不要送啦,不要送啦,你们快回去吧。

  据李梅德回忆,红军走后,国夷易近党军反扑回来,屠杀了不少曾赞助红军的村子夷易近,也杀了不少游击队员的支属。

  红军的大胆善战、军夷易近的鱼水情深、国夷易近党军的残酷榨取……都在李梅德的心里播下了种子。1949年9月,李梅德参加懂得放军。在解放云南的战争中,面对国夷易近党军架设的两挺重机枪,为了让后面的步队顺利经由过程,李梅德所在的步枪班毅然冲锋,伤亡惨重,仅有五人幸存。

  “我们应该珍重本日得来不易的好日子。”历经战斗存亡磨练的李梅德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